2013年6月13日 星期四

芝城移民見證六四悲劇 a testimony of June Fourth


芝城移民見證六四悲劇
2013年6月13日上午4:08公開累積瀏覽 1230

11 June 2013
我認識NG絕對偶然,今天的聆聽郤令我相信這絕非偶然。九時正我們在Eversten 坐公車去植物公園遊玩。NG 說他一家離開中國是因為六四。他不想孩子在中國這種環境長大。
他是北京醫院的高級醫生,是二百多個醫生的主管。六四之前,五月初學生聚集天安門廣場,人數不多,後來得到外國捐款等,漸漸多起來,弄到天安門廣場汚煙障気。北醫是天安門廣場最近的醫院。醫院要派人及救護車去照顧絶食學生。六四之前,醫院都有員工下班了乘救護車去天安門看熱鬧。六月一日,解放軍在城外,很克制,被群眾圍琽。六月三日,他在前門的家看到軍車被燒。六月四日黃昏他在家看到軍車進城,立刻穿上白袍回醫院。路上看到拿著大棍和各種武器的暴徒把解放軍打到頭破血流。解放軍都沒有還擊。他衝前去救受襲的解放軍,大叫「要人道主義」。暴徒轉過來要用棍打他。旁邊的北京市民來救他,掩護他為被襲的解放軍止血,抬到北醫搶救。
「那些解放軍都很年輕,都是農村的孩子。農村貧窮,才當解放軍。看見那些暴徒虐打這些可憐的農村孩子,心很痛。」
「自己的一家在文革期間下放到農村,農村很美,但農村很窮,孩子多沒得吃,去當解放軍。他們都有媽媽,很難才養大一個孩子。自己是醫生,相信人道主義,每個生命都是寶貴。不會因為是解放軍就不救。」
NG泣不成聲。我的眼淚也奪眶而出。一齊找紙巾抹眼淚。
「那個晚上, 救護車全部出動,出去的車是空的,不再有看熱鬧的員工,回來卻是滿滿的,受傷的,死亡的。大多是學生,也有市民和解放軍。有一個肢體•血•••死了。」NG凝望公車外的街景,涙水不停滾下。
「後來北醫高層收到解放軍投訴我們拒絕接收受傷解放軍。因為我搶救了解放軍,我就要去到中央作証供。我是本著醫生的人道主義,救死扶傷並講出事實。」
「六四是極大的悲劇。學生們不懂政治。我們也反對官倒和腐敗,但我們不會被民運人士利用。那些支持民運的有外國勢力,有外國捐款支撐。我痛恨民運人士把學生當人質,獲取政治利益。中央政府未能及早在初期就清場,高層未能有統一認識,以致讓成悲劇。」

「我認識醫院的一位同事,她的兒子在北大唸書。事情初起時,她天天跪地哀求兒子不要上天安門,孩子說他不能不去,同學會笑他,不要他,排擠他。」NG又哭了。

「我因為救了解放軍,也被支持學生的同事非議。我不要我的孩子在這種環境長大,就申請來美國。」

「在這民主大國生活二十多年了。我反思六四這大悲劇。我不是各打五十大板,我認為學生、民運人士、政府都有錯。但民運人士絶不應用學生當人質。政府自己內部權力斗爭,錯失機會清埸。」

「據你所知,死了多少人?幾萬,幾千?」

「啊,不會過千,我們醫院最近,傷的有幾百。我們醫院死亡實數是十二。其它醫院就不知道了。」

當年我和愛人也參加香港支持學生的百萬人遊行,還帶了寶貝女去,又捐了款。但六四之後,我從不參加燭光晚會。我選擇在家𥚃祈禱 、備課、改作文、預備演講辭,求主赦罪,賜平安給我們每一個中國人。我相信神聽禱告,聖靈必賜福給我們的國家。
張貼留言